专栏 • 观点
大数据将终结你的自由意志!
来源:   发布时间:2021-04-26   点击次数:3797

    本文整理自《人类简史》作者尤瓦尔·赫拉利(Yuval Harari)的“尤瓦尔·诺亚·赫拉利论大数据、谷歌和自由意志的终结”。

 


尤瓦尔·赫拉利(Yuval Harari)


    在几千年的历史中,人类曾相信权威来自于神。直到进入现代,人文主义才逐渐将权威由神明转换至人类手中。让-雅克⋅卢梭发现“大自然用无法磨灭的字迹(将其)刻在我内心深处。我想要做什么只需要问自己;我觉得好便是好的,我觉得坏便是坏的。”卢梭这样的人文主义思想家曾让我们相信,我们自身的感觉和欲望是意义的终极来源,因此人的自由意志是一切的至高权威。

 

   而现在,新的转换正在发生。就像宗教神话赋予神权合法性,人文主义思想体系赋予人权合法性,高科技大师和硅谷预言家们正在创造一种新的全球性叙事将算法和大数据的权威合法化。这一新颖的信条可以被称为“数据主义”。

 

    正如自由市场资本主义者们相信市场无形的手,数据主义者们相信数据流无形的手。当全球数据处理体系变得全知全能,接入这个系统就成为了一切意义的来源。新格言说:“当你经历,请记录;当你记录,请上传;当你上传,请分享。”

 

    数据主义者进一步认为,只要有了足够的统计生物学数据和计算能力,这个无所不包的系统对人类的理解将远甚于我们对自己的理解。当这一天到来,诸如民主选举这样的人文主义实践会像祈雨舞和打火石刀一样被时代淘汰。

 

    人文主义在今天面临着关乎存亡的挑战,“自由意志”这一思想受到了威胁。关于人类大脑和身体运作方式的科学洞见表明,我们的情感并不是某种特别的人类精神品质,而是所有哺乳动物和鸟类共同使用的、用来快速计算生存和繁衍概率的生物化学机制。

 

    与流行的观点不同,情感并非理性的对立面,而是理性进化后的化身。感受到性吸引力是因为另一种生物化学算法计算出附近的个体有很高的概率能提供成功的交合。这些生化算法在几百万年的进化中演化改进。如果某个古代祖先的情感出现了问题,塑造这些情感的基因就不会传递给下一代。

 

    这样看来,人文主义失去了实践优势。因为,我们现在正处于两股科学大潮的汇合处。一方面,生物学家正在破解人体尤其是人类大脑和情感的奥秘。与此同时,计算机科学家正在为我们提供前所未有的数据处理能力。当这两者结合在一起,得到的就是能比我们自己更好地监测和理解我们的情感的外在系统。一旦大数据系统我们更了解我们自身,权威就将从人类转换至算法。大数据将为“老大哥”赋权。

 

    亚马逊推出的Kindle这样的设备能够在用户读书时持续收集数据。基因检测可以发现基因里有个定时炸弹。诊断不再是根据你对自身疾病或健康的感觉做出的,甚至不是根据受过专业训练的医生的预判做出的——根据的是比你更了解你自己的计算机计算结果。

 

    遵循着这种逻辑得出的结论,人们最终会赋予算法做出大多数对他们的人生至关重要的决定的权威,例如和谁结婚。



 中世纪神父和家长拥有婚姻决定权,将来大数据将拥有这一权威


    在数据主义社会,我们会让谷歌替我们做出选择,我会说,“听着,谷歌,约翰和保罗都在追求我,他们两个我都喜欢,但喜欢的方式不同,我很难做出决定。根据你了解的信息,你的建议是什么?”

 

   谷歌并不需要做到完美无缺,也不需要每一次都正确,只要超过人类平均水平即可。这其实并不难,因为大多数人并不那么了解自己,而且很多人往往会在人生的关键问题上做出错误的决定。

 

    数据主义世界观对政治家、商人和普通消费者都极具吸引力,因为它带来了开创性的技术和无穷尽的新力量。至于那些对于失去隐私和自由选择的恐惧,当消费者们不得不在保留隐私和得到远比过去优越的健康服务之间做出选择时,大多数人会选择健康。

 

    当然,正如所有从前的教条,数据主义也可能是建立在对生命的误解之上的。特别是,数据主义没有回答声名狼藉的“意识的难题”。目前我们距离用数据处理来解释意识还很遥远。为什么当大脑中的几百万个神经元互相发送某种特定信号,会出现爱、恐惧或愤怒的主观情绪?我们对此一无所知。

 

    但即便数据主义对生命的理解是错的,它仍然有可能征服世界。过去的很多信条尽管有着事实性错误也照样获得了巨大的名望和权力。数据主义有着非常光明的前景,因为它正在向所有科学学科蔓延,而一个统一的科学范例很容易成为不可撼动的教条。如果说数据主义看上去还是要掌权了,那主要也是因为大多数人一点都不了解自己。